482066.com人民日报海外版

发布日期:2019-11-04 17:1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在新浪上开通微博怎样开通博客呢?。一个女人的路,可以走多远呢?1935年,年方22岁的王定国跟随红四方面军踏上长征路时,并没有多想这个问题。就和18岁带领家乡400位妇女去参加红军一样,她只是想走到大山外面看看。因为她听说,在山的那一边,有一个地方和山里不一样。在那里,男女是平等的,不许打人骂人,小孩子可以上学。

  10月14日,北京刚下过一场雨。104岁的王定国和往常一样,躺坐在客厅西北角的扶手椅上,缓缓戴上那顶新做的红军帽。桌上整齐地摆放着3排麻将牌,每一个花色都成组排列。王定国拿起一个一筒麻将牌,看了看,又把它轻轻放回筒一色的麻将牌中。此时,距离她离开自己的故乡四川省营山县,已过去整整81年。那场改变她命运的长征,变成床边小红军的雕塑、墙上的毛主席画像和她头上那顶崭新的红军帽。

  “母亲给我们这些孩子讲长征的时候,总是讲,加入红军,走了长征,她并不觉得苦。”王定国的七儿子、70有余的谢亚旭老人说,“因为在加入红军之前,她更苦。”

  1913年早春,一个名叫王乙香的女婴诞生在四川省营山县安化乡一个贫苦农民家。因为穷,家里的房子是借别人的一堵土墙为依靠,用破席搭起的一个窝棚。年幼的王乙香并没有享受到童年的快乐。她曾亲眼看着未满周岁的妹妹活活饿死,3岁半的二弟卖给别人换来安葬父亲的4块棺材板和两升麻豌豆。她7岁开始帮别人通宵推磨只为糊口,15岁被卖给一个姓李的人家做童养媳,挨打挨骂是家常便饭,女人的地位甚至还不如村里的牛羊。

  15岁那年,山里来了两个卖布的“客商”——杨克明和张静波。他们的真实身份是中共川东地下党员,此行目的是为红军进四川打前站。令王乙香感到奇怪的是,“杨布客”和“张布客”给她讲在大山外边有一个地方,男人尊重女人,男女平等,不许打人骂人,小孩子可以读书。王乙香不敢相信,世界上居然还有这样好的地方。从此,她有了渴望,渴望去山外看看那个被称作“的天下”的世界。她给自己改名叫“王定国”,她要用行动对命运说不!

  18岁那年,率红九军解放营山。王定国带着同乡400余名妇女去迎接红军,之后集体参加了红军,成立了红军中赫赫有名的妇女独立营,18岁的王定国任营长。1933年,王定国正式加入中国。

  “加入红军,我母亲没有感觉苦,她感觉到了解放。有饭大家一起吃,没饭大家一块饿,咱们是平等的。”谢亚旭说。

  1935年,红四方面军开始长征。被编入红四方面军总部政治部文工团的王定国,也随军踏上了征途。在嘉陵江战役中,被炮火震得只能蜷缩在渡江小船里的王定国,眼睁睁地看着旁边一条船上的大姐,被炮弹炸烂了肚子。

  在嘉陵江大捷后消散的硝烟里,红四方面军挥师北上。“在蜿蜒曲折的路上,我们点燃了火把,长长的队伍像火龙一样,把天地照得通红……”回忆起当时的情景,王定国放下了手中的玩具,呆呆地看着前方出神。

  曾经有一篇报告文学,名为《九趾红军》,故事主人公的原型,就是王定国。在给自己的孩子们讲述长征的故事时,王定国对这一段经历说得很轻松:天太冷了,脚冻僵了,用手一摸,脚指头就掉了。“也不疼,也没有流血,因为你还得走啊,不能停,于是就继续跟着队伍走了。”

  “我母亲的长征路,是唱着歌走完的。”过草地时,树皮、草根、皮带、皮鞋都成了红军战士的“粮食”。如何把牛皮鞋底制作成“美味佳肴”?王定国所在的文工团编了一首打油诗四处传唱:“牛皮鞋底六寸长,草地中间好干粮;开水煮来别有味,野火烧后分外香。两寸拿来熬野菜,两寸拿来做清汤;一菜一汤好花样,留下两寸战友尝。”

  1937年,周恩来在去苏联的路上途经八路军驻兰州办事处,顺便去看望了“延安五老”之一的谢觉哉和夫人王定国。

  谢亚旭回忆说:“见到我母亲时,周恩来就跟我母亲说,你现在是谢老的夫人,你将会跟那些高官的太太们打交道。”周恩来认为,王定国应该有一项技能,便于她去开展工作,把我们党的政策、统战方针和宗旨告诉他们。

  于是周恩来亲自教王定国打麻将。功夫不负有心人。后来,王定国通过打麻将把时任甘肃省主席贺耀祖和他的夫人倪裴君“打”成了。贺耀祖在新中国成立后任中南军政委员会委员兼交通部部长、全国政协委员、全国政协地方政协工作委员会副主任、民革中央常委。1961年7月16日在北京病逝。

  “我母亲跟我们说,我带了400个人出来,都是大姑娘小媳妇,我一号召都跟着我走了。我要回去,她们的父母朝我要人,我怎么说?”

  上世纪80年代初,王定国终于决定回家乡营山县看看。在老家,王定国找到了当年的玩伴。两个人曾经约好,红军来了一起去投军。结果,因为父母的坚决反对,玩伴最终没有参加红军。

  50年后,两人再次相见。相比于王定国的健康硬朗,家乡的玩伴已老态龙钟,弯腰驼背。18岁时的一念之差,两人的人生已经截然不同。聊天中,玩伴对王定国说了一个愿望:“听说县城里一到晚上有个灯,一拉,屋子里就亮,我想去看看。”那时的四川大山里依然用着油灯,不知电为何物。

  王定国从此决定,要用自己的余生重走长征路,帮助老区人民脱贫致富。这一走,就走到了100岁。在102岁之前,王定国每年都要走出北京,走进长征沿线的老区群众家里调研,把自己的见闻写成报告呈给中央,为老区发展奔走呼吁。对她而言,只要走得动,长征就依然在路上。

  从18岁到104岁,长征改变了王定国的人生。说起为什么要跟着走长征,王定国的答案和当年一样简单而明确:只有,才能救妇女。既然要长征,要走很多很多的路,那么我就一直跟着走下去!

  一个女人的路,可以走多远呢?1935年,年方22岁的王定国跟随红四方面军踏上长征路时,并没有多想这个问题。就和18岁带领家乡400位妇女去参加红军一样,她只是想走到大山外面看看。因为她听说,在山的那一边,有一个地方和山里不一样。在那里,男女是平等的,不许打人骂人,小孩子可以上学。

  10月14日,北京刚下过一场雨。104岁的王定国和往常一样,躺坐在客厅西北角的扶手椅上,缓缓戴上那顶新做的红军帽。桌上整齐地摆放着3排麻将牌,每一个花色都成组排列。王定国拿起一个一筒麻将牌,看了看,又把它轻轻放回筒一色的麻将牌中。此时,距离她离开自己的故乡四川省营山县,已过去整整81年。那场改变她命运的长征,变成床边小红军的雕塑、墙上的毛主席画像和她头上那顶崭新的红军帽。

  “母亲给我们这些孩子讲长征的时候,总是讲,加入红军,走了长征,她并不觉得苦。”王定国的七儿子、70有余的谢亚旭老人说,“因为在加入红军之前,她更苦。”

  1913年早春,一个名叫王乙香的女婴诞生在四川省营山县安化乡一个贫苦农民家。因为穷,家里的房子是借别人的一堵土墙为依靠,用破席搭起的一个窝棚。年幼的王乙香并没有享受到童年的快乐。她曾亲眼看着未满周岁的妹妹活活饿死,3岁半的二弟卖给别人换来安葬父亲的4块棺材板和两升麻豌豆。她7岁开始帮别人通宵推磨只为糊口,15岁被卖给一个姓李的人家做童养媳,挨打挨骂是家常便饭,女人的地位甚至还不如村里的牛羊。

  15岁那年,山里来了两个卖布的“客商”——杨克明和张静波。他们的真实身份是中共川东地下党员,此行目的是为红军进四川打前站。令王乙香感到奇怪的是,“杨布客”和“张布客”给她讲在大山外边有一个地方,男人尊重女人,男女平等,不许打人骂人,小孩子可以读书。王乙香不敢相信,世界上居然还有这样好的地方。从此,她有了渴望,渴望去山外看看那个被称作“的天下”的世界。她给自己改名叫“王定国”,她要用行动对命运说不!

  18岁那年,率红九军解放营山。王定国带着同乡400余名妇女去迎接红军,之后集体参加了红军,成立了红军中赫赫有名的妇女独立营,18岁的王定国任营长。1933年,王定国正式加入中国。

  “加入红军,我母亲没有感觉苦,她感觉到了解放。有饭大家一起吃,没饭大家一块饿,咱们是平等的。”谢亚旭说。

  1935年,红四方面军开始长征。被编入红四方面军总部政治部文工团的王定国,也随军踏上了征途。在嘉陵江战役中,被炮火震得只能蜷缩在渡江小船里的王定国,眼睁睁地看着旁边一条船上的大姐,被炮弹炸烂了肚子。

  在嘉陵江大捷后消散的硝烟里,红四方面军挥师北上。“在蜿蜒曲折的路上,我们点燃了火把,长长的队伍像火龙一样,把天地照得通红……”回忆起当时的情景,王定国放下了手中的玩具,呆呆地看着前方出神。

  曾经有一篇报告文学,名为《九趾红军》,故事主人公的原型,就是王定国。在给自己的孩子们讲述长征的故事时,王定国对这一段经历说得很轻松:天太冷了,脚冻僵了,用手一摸,脚指头就掉了。“也不疼,也没有流血,因为你还得走啊,不能停,于是就继续跟着队伍走了。”

  “我母亲的长征路,是唱着歌走完的。”过草地时,树皮、草根、皮带、皮鞋都成了红军战士的“粮食”。如何把牛皮鞋底制作成“美味佳肴”?王定国所在的文工团编了一首打油诗四处传唱:“牛皮鞋底六寸长,草地中间好干粮;开水煮来别有味,野火烧后分外香。两寸拿来熬野菜,两寸拿来做清汤;一菜一汤好花样,留下两寸战友尝。”

  1937年,周恩来在去苏联的路上途经八路军驻兰州办事处,顺便去看望了“延安五老”之一的谢觉哉和夫人王定国。

  谢亚旭回忆说:“见到我母亲时,周恩来就跟我母亲说,你现在是谢老的夫人,你将会跟那些高官的太太们打交道。”周恩来认为,王定国应该有一项技能,便于她去开展工作,把我们党的政策、统战方针和宗旨告诉他们。

  于是周恩来亲自教王定国打麻将。功夫不负有心人。后来,王定国通过打麻将把时任甘肃省主席贺耀祖和他的夫人倪裴君“打”成了。贺耀祖在新中国成立后任中南军政委员会委员兼交通部部长、全国政协委员、全国政协地方政协工作委员会副主任、民革中央常委。1961年7月16日在北京病逝。

  “我母亲跟我们说,我带了400个人出来,都是大姑娘小媳妇,我一号召都跟着我走了。我要回去,她们的父母朝我要人,我怎么说?”

  上世纪80年代初,王定国终于决定回家乡营山县看看。在老家,王定国找到了当年的玩伴。两个人曾经约好,红军来了一起去投军。结果,因为父母的坚决反对,玩伴最终没有参加红军。

  50年后,两人再次相见。相比于王定国的健康硬朗,家乡的玩伴已老态龙钟,弯腰驼背。18岁时的一念之差,两人的人生已经截然不同。聊天中,玩伴对王定国说了一个愿望:“听说县城里一到晚上有个灯,一拉,屋子里就亮,我想去看看。”那时的四川大山里依然用着油灯,不知电为何物。

  王定国从此决定,要用自己的余生重走长征路,帮助老区人民脱贫致富。这一走,就走到了100岁。在102岁之前,王定国每年都要走出北京,走进长征沿线的老区群众家里调研,把自己的见闻写成报告呈给中央,为老区发展奔走呼吁。对她而言,只要走得动,长征就依然在路上。

  从18岁到104岁,482066.com长征改变了王定国的人生。说起为什么要跟着走长征,王定国的答案和当年一样简单而明确:只有,才能救妇女。既然要长征,要走很多很多的路,那么我就一直跟着走下去!